首 頁 協會概況 協會領導 秘書長 部門設置 雇主維權 人才在線 海商集團 企業家電子報
管理咨詢 職業經理人認證 職業經理人人才庫 信用平臺 百強企業 雙優評選 項目投資 企業培訓 海南企業在線
边锋十三水
     

要身價還是要自由———馬云創業兄弟的不同人生


  中國·海南 http://www.alcxvl.tw
時間:2011-1-11 10:12:49
來源:海南企業家報

 
 
    這是一個創業兄弟的十字路口:他們中的一位不甘當老二,辭職創業,屢屢戰斗,不得安寧;另一位跟著馬云,堅持到底,終成正果,身家五億美元。如果是你,你選誰?


    直到現在,張斗還記得那個晚上他和謝世煌的對話。當時,張斗在阿里巴巴做高級經理,謝世煌是他的頂頭上司。他們是哥們兒,住在一個宿舍里。


    “他問我,如果阿里巴巴死了會怎樣,我說阿里巴巴死了你還活著,你還要繼續你的生活。”當時阿里巴巴已經拿到兩輪融資,謝世煌自己掙的那點錢都投進去了,算起來已經身價不菲,在這之前,這位馬云在外經貿部的前同事,跟著馬云創業,已經死了三次。


    那是在2001年前后,當時阿里巴巴的境況并不是那么好,一年后,張斗辭職離開阿里巴巴,謝世煌則選擇了堅持。


    近十年過去,阿里巴巴已經在香港上市,謝世煌如今是阿里巴巴投資部總經理,按股價折算,身價5億美元。而張斗則做過兩家公司,2009年開辦了一家新公司,正處在起步階段。


那個不安分的人


    張斗2000年進入阿里巴巴,可以算是阿里巴巴元老級的員工。當初在阿里巴巴,他的工號是126,那是阿里巴巴的全球編號,如果在國內,他肯定在一百位之內。直到現在,他還記得自己當年進入阿里巴巴時的情形。


    上世紀90年代初,大學剛畢業的張斗辭去了物資局的工作,開了一個信息咨詢公司。他通過撥號上網,把新華社發布的倫敦交易所棉花、鋼鐵的價格拷貝下來,給當地的企業發傳真,或者印成冊子送給他們,一年收取五千到八千的信息費。僅靠這一生意,他很快步入小康,買了筆記本電腦、大摩托和手機,在當地過著非常舒服的日子。


    隨后,他又做起了賣酒的生意。他的家鄉生產一種白酒,每年大量走私到國外,但沒有一瓶正式出口的。酒廠的廠長答應給張斗每瓶0.75美元的批發價,張斗到網上一搜,發現美國一瓶酒要賣30到40美元。他開始通過網絡,向國外銷售白酒,光向國外投遞樣品就花掉了十幾萬元,但到最后發現這個生意根本沒辦法做,因為白酒的消費需要很強的文化特征,他無法打開市場。
他根據自己銷售白酒的經歷,寫了一篇《讓Internet充當商業間諜》,發在當時的《計算機世界》雜志上,并且留了自己的電子信箱。阿里巴巴當時的一位負責人據此聯系到了他,兩人因此交流了一段時間。


    2000年正是互聯網最火爆的時候,在《計算機世界》那位編輯的忽悠下,張斗明白了什么是風投,知道了如何寫商業計劃書,于是來到北京,想在這個大都市里淘一把金。那位編輯送給張斗幾張票,其中有一張就是在國貿馬云的演講,就這樣,這位在三線城市成長的草根青年,見到了日后名揚中國的阿里巴巴創始人。


    “因為之前馬云的中國區總經理給我打過兩次電話,所以我對馬云是有印象的。”演講結束,大家都圍上去換名片,張斗也圍上去,“我就說了一句,我說馬總我是安徽的,我叫張斗,跟你們誰誰聊過。他說我聽說過你,他跟我說起過你。我說那咱們再聊聊?”在國貿的咖啡館,兩個人坐下來,“馬云說為什么不來我這呢?來吧,咱們一起干。”于是,2000年4月份,張斗從安徽跑到了杭州,成為阿里巴巴的一名業務拓展人員,并幫阿里巴巴賺到了第一筆錢。


    阿里巴巴當時做電子商務解決方案,張斗找到馬云的老家嵊州,全世界70%的領帶都是那里生產的。他找到領帶城的管理機構,說服對方在阿里巴巴建一個網上商城,為阿里巴巴賺到了26萬元人民﹖幣。


    2002年,阿里巴巴雖然已經開始賺錢,但境況仍不是很好。“在阿里巴巴有三種人,一種是我和陸兆禧這樣的土包子,游擊隊出身;另一種是海歸;第三種就是職業經理人。”他覺得以自己的資歷,在阿里巴巴難以發展,經過綜合權衡,他最終離開了阿里巴巴“當時我的頂頭上司是謝世煌,開個玩笑,他是創始人,我怎么也不能取而代之。”
 
 
 
跟住隊或者去創業


    2002年辭職后,張斗作為主要創始人,做了一家富媒體廣告公司。“就是你打開新浪,右下角冒出來的那個讓你討厭的玩意兒,很煩人的東西。”他是國內第一個做富媒體廣告的人,那一年,正趕上張藝謀拍攝武俠片《英雄》,張斗他們把《英雄》的很多片花剪出來,在前面貼上廣告,一炮打響。現在這種以視聽為媒介的廣告形式已經遍及網絡了,打開電腦,很多網站都會在右下角蹦出一個“小電視”。


    當時的張斗在北京,另外兩個人在上海負責技術,張斗負責與新浪談合作、跑市場等公司運營。那個時候,在北京他連辦公室也沒有,當時的新浪還在現代城,張斗常跑那里,對現代城再熟悉不過﹖了。


    “我就拎著筆記本在底商的咖啡店上網,然后跑到樓上跟新浪去談合作。”2005年,富媒體廣告做到一個多億的時候,張斗卻要離開,他說自己對這種生意有點看不上:“我很看不上那個事,覺得那就是一個賺錢的買賣,是個小生意。”雖然是創始人,但他并沒有從公司拿到什么。


    隨后,張斗和其他幾個人做了一家網絡電視公司,做了兩三年,中間接觸到了一家風投,對方和他簽訂了一個1000萬的投資協議,但投資人非要他和當時的PPLive合并,因為投資人覺得他的技術不行,PPLive的兩個創始人則更偏重于技術,在用戶方面比較薄弱,雙方可以互補。“后來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,而且我覺得很氣憤,你本來跟我簽完協議了,然后你來要挾我,搞得很難受,我們就沒干。”他在2009年和幾個朋友重新創辦了一家公司,從頭開始。謝世煌的發展軌跡是這樣的。


    1996年,一個偶然機會,離開國企選擇在迪佛通信公司工作的謝世煌聽說了馬云做的“中國黃頁”,之后,在與馬云的幾次接觸中,他感覺馬云和自己以前接觸的管理層非常不同。“他的言行舉止、思維方式、理念非常另類,連走路都跟人不一樣,接電話一會兒用中文,一會兒又用英文,風風火火的。”謝世煌據此認定馬云是值得走近、追隨的人。1997年,他放棄了公司的優厚待遇,追隨馬云來到北京,在外經貿部工作。兩年后,馬云決定離開外經貿部自己創業,謝世煌本可以選擇新浪、搜狐等門戶網站,但他再一次選擇跟隨馬云,成為阿里巴巴18位創始員工之一。


    謝世煌是張斗的上司,負責阿里巴巴對外商務合作以及銷售。在公司最艱難的時候,他的MSN上經常掛著一句話:月末到了,誰給我一萬元我愿意到淮海路去裸奔。他說,自己當時真有這樣的沖動,因為公司如果再不賺錢就只能關門了。阿里巴巴終于在“非典”之后一鳴驚人,并最終在2007年登陸香港聯交所。這位當年和張斗住一個宿舍的哥們兒,如今是阿里巴巴投資事業部的總經理,身價5億美﹖元。


    “我30歲至40歲是在阿里巴巴度過的,對此我充滿感恩之心。我覺得人應該選擇那些你覺得有歸屬感的團隊,你認為有未來發展前景的小公司,看準了就堅持到底,一定會有個美好前景!”


    不止謝世煌,阿里巴巴早期的員工,如今都有了非常不錯的家底。張斗說,前段時間他在阿里巴巴時的一位程序員來北京,對方如今已經是支付寶的副總裁了。兩人選在他們住地的中間地帶吃飯。“我說你來干什么?他說我在北大、清華招聘。我說怎么招聘?他說就上臺去講。我說你以前話都說不利索,現在還敢演講了。他說我以前管三臺服務器,現在管三千臺。”


    阿里巴巴資深副總裁金建航原來是阿里巴巴的公關,張斗說,“這哥們兒”現在也是2億美元的身價。他原來是航天經貿部官方報紙的副主編,在當時是副處級的干部,毅然決然跟著馬云一起混。“這哥們兒很牛,如果現在找最有錢的記者,差不多就是他了。”


    他當年在蘇州招聘的銷售,如今也是千萬的身價了,當年他們一個月的底薪只有一千多塊錢,當年他帶的一個小女孩,如今管著三千名銷售。


我是創始人


    “我一點也不后悔,我是精神至上的人,和這些以前的同事一樣,我們都有可能買得起游艇,但是我會告訴你這是我賺的,而你是跟馬云混的,這不一樣。也許他們開寶馬,我回老家住著,買個小房子,但我在精神上不輸給他們任何一個。”張斗和阿里巴巴很多同事都有聯系,他曾經這樣調侃他們。


    “你說他們沒有價值嗎?肯定有,沒有他們這些人努力,阿里巴巴不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嗎?但這就是性格決定的,我就是不想當老二。”


    張斗創建了音悅臺,他認為這是一個為網友提供高品質音樂MV的網站。張斗判斷,隨著手機功能的不斷強大,MV可以為用戶帶來更立體的視聽享受。除了賣廣告以外,它的附加價值可能會比MP3多得多,很可能據此撬動音樂這個巨大市場。
“它確實是一個百億美元的大市場,沒有任何人反對這個觀點,但大家不知道這個方法在哪。你現在問我,我也還不知道,但我可以試一試。”


    他的名片上,寫著“創始人”三個字,張斗對此非常看重:“我職務都可以沒有,但這個公司是我創造的,這有點驕傲的成分在里面。某種程度上,創業成功與否倒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體會這個過程。成功的話那肯定是皆大歡喜,但所有的成功也都是暫時的。”


    “他們很多人現在不但理解我,還在羨慕我,因為他們在那邊掙了錢,但除了錢還有什么呢?他們年齡太大了,他們沒有方向,沒有自己的團隊。像我這樣去吃苦去做事,他們那幫人已經不再敢了,這是人的惰性。”張斗說。雖然那些同事現在也在工作,但這和做自己的事還是不一樣的:“我在做的這件事我也可以自己說了算,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走。甚至說我面臨的挑戰、面臨的壓力,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講可能也是渴望的。他們去做事,中間面臨的壓力、危險、刺激,肯定不如我自己辦這個公司來得更刺激。”


    創業是艱苦的,張斗印象最深的2009年初剛創業時,有一天晚上,十點多鐘,自己已經很累了,還是打開了公司網站,看有沒有留言。有網友在公司建議里的留言,讓他一下子振奮起來,“他留言說,我真是罪過,才發現你們的網站!哎呀,我沒有任何意見,你們太好了,千萬不要死掉。我當時高興得又蹦又跳的,坐下來又給他寫了一個300字的回信。”


    雖然離開了阿里巴巴,但張仍覺得馬云給了他太多的啟示。


    “2000年我見到馬云的時候,他正在努力推銷他的阿里巴巴,當時很狼狽,那個票很貴,大概一千塊錢一張。馬云、邵亦波、王峻濤還有一個主持人4個人在臺上,有人問,馬總,請你告訴我你怎么靠互聯網賺錢?阿里巴巴怎么賺錢?馬云說了半天沒說出所以然。第二個人毫不客氣拿起話筒說,馬總,請您不用拐彎抹角,直接告訴我您怎么賺錢?馬云還是沒有正面回答。第三個人拿起話筒說,馬總,我從黑龍江花錢買票來聽你演講的,求求你告訴我你怎么賺錢的。馬云當時就很急了,說你不能今天種下去一個蘿卜每天拔出來看看,這樣蘿卜會死的。后來我去阿里巴巴我才知道,他當時真的不知道怎么賺錢。”


    “但是他的堅持、他的企業文化、利益分享,這三塊都是很對的。我覺得我第一個感謝互聯網,第二個感謝馬云。互聯網讓我真正從老家走出來了,馬云讓我知道了我出來以后該干什么。”


    張斗現在北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,在家旁邊,房產商又蓋一座,他跟老婆去看過一次,“老婆說那房子真好,我說一期看來我們買不上了,如果這次創業能成功我們就買二期,如果不成功我們就算了。但你不要為了那個房子所累,這樣就沒意思了。像我那個哥們兒,現在有點為錢所累。晚上不敢出門了,覺得自己是有錢人了,怕人惦記,以前哪里都可以去玩,現在只在賓館附近,怕被綁架敲詐。”


    當初決定創業的時候,他跟老婆女兒商量:“我說你們如果想以改善生活為第一需求的話,我們明天就可以改善,很多公司來找我去做副總裁、銷售副總裁,甚至也有人給我股份。”張斗說,但那并不是他所要的,最終妻子女兒還是支持他創業。


    “2009年年初,過完春節我寫了‘音悅臺’的第一行代碼,動手去做第一期規劃。到現在,公司每個月已經有幾十萬的廣告了。”張斗說這話的時候,毫不掩飾他的自豪。(劉恒濤)
 
 
 
 
 

    ·我的一個痛苦決定[2010-11-12]

    ·馬云:一定要在很賺錢的時候去融資[2010-9-25]

 
 
  活動剪影組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