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頁 協會概況 協會領導 秘書長 部門設置 雇主維權 人才在線 海商集團 企業家電子報
管理咨詢 職業經理人認證 職業經理人人才庫 信用平臺 百強企業 雙優評選 項目投資 企業培訓 海南企業在線
边锋十三水
     

1984年的中國有多厲害 沒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想象(一)


  中國·海南 http://www.alcxvl.tw
時間:2019-10-24 15:10:27
來源:海南企業家報

 
 
01


  1984年年初,28歲的孫延林接到國慶閱兵通知。為參與這一重大時刻,他忍受著零下18℃的低溫,一天站4小時軍姿。為改掉腦袋右偏的毛病,他在脖子上別了顆別針。

  站到5月時,孫脖子上全是血。那年夏天巨熱,地面溫度45℃,幾個月下來,孫延林掉了近10公斤。9月28日,完成最后一次合練。回到閱兵村,已是凌晨兩點。后來的一切告訴他,所有的汗水,似乎都是值得的。

  他成為了歷史的見證人。

  國慶35周年閱兵一事,早在1981年鄧小平就發了話。由于各種原因,閱兵中斷了25年。這次閱兵,處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,要搞成建國以來規模最大、機械化程度最高的。其宗旨也很明確,叫做:

  振奮民族精神、鼓舞愛國熱情、檢閱建設成就、增長四化志氣。

  為此,一汽挑選最好的材料和技術人員,造了一輛“紅旗C770TJ型”活動頂篷高級檢閱車。北京近郊專門建了閱兵村,有公路、有營房,食堂、醫院齊備,日常設施一應俱全。

  10月1日,1000人組成的軍樂團奏樂,一萬多人組成的42個地方方隊雄赳赳地走過長安街,自研武器紛紛亮相。在激昂的鼓點中,孫延林轉頭看到了高高的城樓。誰也沒想到,群眾隊伍路經廣場時,北大的學生突然展開一條橫幅,上面寫著“小平您好”四個大字。

  《人民日報》的王東迅速按下快門。次日,照片出現在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,成為那次閱兵中最感人的畫面。當時還在校團委負責文化工作的徐小平激動不已,趕緊寫了篇文章發表。

  那四個大字,是北大81級生物系的幾個學生寫的。雖然違反規定,但事后誰也沒被追究。那不止是北大學生想說的話,也是全國人想說的話。

  1984年,在總設計師的帶領下,中國迎來了一個重要的年份。從年初到年尾,廣袤國土上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。這里面,有突破禁區的艱難,有收獲榮光的喜悅,有個人的奮起,有群像的突圍,有當時激蕩的爭論,也有日后變革的伏筆。那是擁抱世界的一年,也是展現自我的一年。

  后來人們說起那一年,往往會用四個來形容,叫做:

  春潮涌動。

02


  1984年最重要的事,是視察深圳。

  1月,鄧小平抵達深圳。由于前一年對深圳的指責頗多,備受壓力的特區領導希望鄧小平能說點讓人放心的話。豈料,一路視察的他遲遲不表態。提及“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口號,袁庚問是否犯忌,引起全場大笑。到珠海后,鄧小平題字,說特區好。深圳領導趕緊派人去求字。

  2月,回到廣州的鄧小平終于寫下“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,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”,還專門把時間寫為1月26日。

  也就是那時,33歲的王石路經深圳國貿大廈,看到許多警察,一打聽,說是鄧小平視察。王石心里咯噔一下,知道機會來了。4個月后,“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”成立,王石把倒玉米的經驗用在了新業務上,開始倒賣進口辦公設備,一步步積累資本。4年后,王石大刀闊斧地改革,將公司更名為“萬科”。

  如果說王石是敏銳,那任志強就是勇敢。那年北京西城區的人給他打電話,問愿不愿意加入華遠。由于沒有獨立經營權,任要注冊新公司。手上沒錢的他跑去當“倒爺”,賺了30萬,把華遠嚇一大跳。隨后,他貸款數百萬,拿到西單老商業區的重建項目,進軍房地產。

  同年,40歲的柳傳志,也生猛起來。

  他離開辦公室,創建了一家計算機發展公司。啟動資金是計算所給的20萬,全公司11人,都年過40歲,在20平米的傳達室里,靠著幾張爛桌子創業。旱冰鞋、電冰箱,他都賣過。為了倒彩電,一次性被騙走了14萬。就在柳傳志近乎絕望時,中科院驗收計算機的業務,為他帶來了70萬服務費。一年后,柳傳志說服倪光南進入公司,保證能把一個漢字識別系統賣出來。那個系統的名字,叫“聯想”。

  這一年,張瑞敏出任青島日用電器廠廠長。彼時,青廠瀕臨倒閉,資債相抵還虧空140多萬。張到任時,來了53張請調報告。工人8點鐘來,9點鐘走,10點廠子就空了。張瑞敏沒怕,一口氣上了13條規章制度,第一條是“不準在廠里大小便”,違規者一律開除。一年后,他把76臺不合格產品砸成廢鐵。后來公司改了名字,叫“海爾”。

  同樣是這一年,李經緯聽說廣體研究出一種運動飲料,可以恢復體力,他便上門求合作。李向來魄力過人。拿到授權后,直接盯上了奧運會。連標識和包裝都沒定下來,他就敢去上頭找人。最終,這款名叫“健力寶”的飲料,一年賣到345萬元,第三年就賣破了一個億。

  1984年,在深圳南油集團工作的任正非,由于看不慣有些人得過且過,給老總立“軍令狀”,要單獨管一個公司,結果被潑了冷水。為了安慰他,老總讓他去一個子公司當副總。第一筆生意,他被騙200多萬。幸好任正非沒被挫折打倒,他開了家電子公司,幫朋友賣起了程控交換機。3年后,在一間雜草叢生的房子里,創辦了“華為”。

  還是這一年,潘寧拿著手錘,硬生生鑿出一臺雙開門冰箱。研發成功時,潘寧沖進雨中嚎啕大哭。是年10月,“容聲”橫空出世。同年,李東升在一家農機倉庫里和香港人合作生產錄音磁帶,“TCL”就此誕生。曹德旺去武夷山游玩時,發現汽車玻璃生意,高興得合不攏嘴;李書福修鞋時,發現冰箱原器件賺錢,開始了創業之路。

  3月,福建55位廠長的呼吁書《請給我們松綁》轟動全國。不久后,廠長的中心地位得到凸顯。豪杰的出現、體制的改良,讓1984年成為“中國現代公司元年”。

  在自由的空氣中,剛起步的人,一個接一個地大干快上。

  還有一些人,正伺機而動。

  他們是剛進入工作崗位的史玉柱,是拿著46元月薪的潘石屹,是剛畢業的馮侖和剛當上文員的張近東。這些初入社會的青年,會在之后的幾年,投身商海,開辟新的戰場。

  1984年,上海微電子技術應用匯報展覽會,鄧小平站在一個叫李勁的孩子身后,說了一句很有名的話:

  “計算機普及要從娃娃抓起”。

  10年后,一種叫“信息高速公路”的東西來到中國。誰也沒想到它會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何等巨變。至于娃娃們,1984年,只有李彥宏和馬化騰知道計算機是個什么東西。10歲的劉強東,夢想還是當村長。20歲的馬云,剛剛被破格錄入杭師。商業二字,跟他們沒有半毛錢關系。

  (未完待續)
 
 
 
 
 

 
 
  活動剪影組圖